昏鸦派

   

我还是抓不住你了

肉体缓缓上升

水声、风声、繁花落地的放肆声

我忍受不了夜,生活

此起彼伏地交欢


我漫天而浴

好奇的野猫目光开始认真溃烂

不知为何

我喜欢的一个姑娘正试图拧开

身体上最后一颗螺丝

血迹斑斑,胸脯装着贝壳的悲哀

但我没有玷污她的灵魂

我把禁果塞进虚伪的雨季

向垃圾桶走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垃圾桶》昏鸦派

评论
热度(30)
© 昏鸦派 | Powered by LOFTER